立信集運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《私法的社會使命》:何謂“私法的社會性”?

核心提示: 在國家最後這個階段,國家與公民、社會與個人,以及公法與私法之間的二元對立,都在私法、社會法和公法的三位一體中被消解。在這篇報告中,基爾克對民法典草案進行了激烈批判,同時引發出“私法的社會性”這一命題。基爾克由此成為最具有代表性的德國民法典草案批判者之一。

《私法的社會使命》(德國法學名家名篇)

[德]奧托·基爾克 著

楊若濛 譯

《 私法的社會 使命 》

譯者序言

本文原為基爾克於1889 年4月5日在維也納法學家大會上所作的報告。1888 年,德國民法典草案頒佈(史稱“民法一草”),引起了德國法學界的高度關注和廣泛討論。基爾克在這篇著名的報告文章中,從獨特的日耳曼法角度出發,引發出“私法的社會性”這一命題,對民法典草案進行了激烈批判。基爾克由此成為德國最具有代表性的民法典草案批判者之一。

基爾克在觀念上受謝林(Schelling )的歷史哲學和有機體概念的影響,並傳承了貝澤勒(Beseler )的日耳曼派歷史法學思想,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體系。本文亦可看作基爾克對自己的法學思想體系所作的一個扼要總結。

在本文中,基爾克首先揚棄了羅馬法所創設的“ 公法-私法”二分法,批判了其在當代法律中的弊端和困境,但又沒有完全將其推翻,而是保留了其基本邏輯。“我們不可能觸及兩者之間尖鋭的根本性對立。我們亦不可能將其消除,因為其所帶來的好處亦為我們所珍視。……自然法個人主義的‘公法的去國家化’意味着消解和死亡;社會主義的‘私法的國家化’則意味着禁錮和野蠻。” 在此,基爾克的論戰對象實際同時包括了兩個方向:一方面是針對因為國族覺醒和專制主義崛起而不斷擴張的國家權力,另一方面是針對啓蒙思想之後市民社會孕育出的個人主義。

基於此,基爾克闡述了日耳曼法的“諸法之整體性” 法律思想,提出了團體性的核心地位,並隨後提出了自己的理論體系。在這個體系中,個人得以融入更高位階的團體人格——“ 社團人格”之中。由低到高,個人分別經由家庭、合作社、自治行政機構直至組成國家,而社會即是由這些分別處於高低不同位階的團體所組成的有機體。在國家最後這個階段,國家與公民、社會與個人,以及公法與私法之間的二元對立,都在私法、社會法和公法的三位一體中被消解。他於是提出如下的著名論斷:“ 在我們的公法中必須吹進一絲自然法之自由空間的氣息,在我們的私法中則必須滴上一滴社會主義的潤滑油!”

之後基爾克逐章批判了德國民法典草案,對其中的各種具體設計和制度規範進行了探討,包括立法形式、權利與權能、物權法、債法、人格權法、家庭法、繼承法、共有關係和私法性社會團體法等。他特別着眼於個體性和社會性之間的矛盾處理方式予以論述,批評草案忽視鮮活的德意志私法生活素材和純個人主義的傾向。

本文在不長的篇幅中論及三大主題,並將其有機結合起來:一是批判了德國民法典草案過度個人主義化的立場,二是闡述了日耳曼法和團體主義的核心精神和重要作用,三是提出了私法的社會化這一重大命題,有破有立。日耳曼法元素和團體主義思想的運用是其獨特理念,而私法社會化的基本觀念則成為近現代法學家的重要課題,影響深遠。作為自成一派的法學家,基爾克通過這篇文章展現了鮮明的原創性,同時也展現出了19 世紀末德國法學家所特有的語言風貌和學術視野。

(譯者序 摘自《私法的社會使命》)

內容簡介:

本文原為基爾克於1889年4月5日在維也納法學家大會上所作的報告。在這篇報告中,基爾克對民法典草案進行了激烈批判,同時引發出“私法的社會性”這一命題。他揚棄了羅馬法所創設的“公法-私法”二分法,指出了其在當代法律中的弊端和困境,同時闡述了日耳曼法的統一性法律思想和團體主義。基爾克由此成為最具有代表性的德國民法典草案批判者之一。

作者簡介:

奧托·基爾克,德國著名法學家和史學家,德意志民法典草案的有力批判者,法人實在説的代表人物。致力於闡述日耳曼法傳統和團體性在德國法律生活中的重要性,試圖彌合羅馬法傳統中的公法-私法二元對立,深刻影響了社會法學的概念形成。

譯者簡介:

楊若濛,德國法蘭克福大學法學博士。

來源:商務印書館











相關閲讀
關鍵詞: 基爾克 私法 公法